首页 | 东丽要闻 | 高层声音 | 政法工作 | 综治工作 | 东丽新闻 | 他山之石 | 工作探讨 | 图片新闻 | 为您服务
您当前的位置:天津东丽长安网 > 政法工作 > 维护稳定 > 正文
东丽区法院通报三起拒执犯罪典型案例 邀请媒体现场感受执行工作
被执行人“玩消失” 法院1小时强制腾房
2018-08-16 15:13:43
  【字号:

  8月13日上午,东丽区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该院办理的三起拒执犯罪典型案例。

  据该院新闻发言人介绍,自开展“基本解决执行难”行动以来,该院准确把握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适用条件,积极推动构建内外部协调联动机制,依法严厉打击拒执犯罪。在督促有关被执行人主动履行法律义务的同时,着力营造打击拒执行为的声势,提升全社会的诚信意识,有效树立了司法权威。

  截至今年7月,东丽区法院共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件25件,目前已审理判决5件5人次。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东丽区法院执行局还邀请各媒体代表“零距离”感受法院执行工作。

  当天上午10点30分,记者跟随该院20余名执行干警驱车来到东丽区华明街的一处底商门前。法院执行局将对该底商进行腾空,并返还给申请执行人——某投资实业有限公司。

  在执行现场,记者发现底商卷帘门上了锁,被执行人也没有出现。“携带好执法记录仪。第一组负责清点财产的法官先进去,负责外围的法警把警戒线拉好。”在执行局带队领导的统一指挥下,专业开锁人员先将卷帘门打开,而后,执行法官依次进入该底商。

  只见屋内收拾整齐,一间疑似卧室的房间里,床铺上的被褥很新、很干净,客厅柜子上还有几瓶尚未开封的酒,位于厨房的冰柜里还冻有海鲜……种种迹象表明,这里一直有人在使用。

  “这是我们第二次来这里执行这起案件。”执行法官李陆向记者介绍说,租赁双方于2009年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租期至2014年。合同到期后,被执行人一直拒绝腾房并拖欠房租。

  今年3月,东丽区法院执行局接收了这起案件。法官先是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书》,让其限期腾房,但是被退回。法官又根据申请执行人提供的线索,来到被执行人家中,发现只有其父亲在家,而老人称对此事并不知情。被执行人始终没有露面。其间,法官还多次前往涉执房屋。据周围邻居反映,被执行人并未在此居住,但时常能看到其父母出现在这里。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我们张贴了腾房通知,限期一个月腾房。在此期间被执行人依然没有回应,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行动。”

  为保证执行的公开、公正,法院邀请人大 代表、街道执法部门成员、公证处工作人员,在众人的共同见证下,将被执行人所有物品从占用房屋内强制腾空并更换锁芯。

  11点40分,执行法官将该房屋交付申请执行人,并将室内物品存放于指定地点封存,在门前张贴告知 书,通知被执行人提取时间及不提取的法律后果。整个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未到现场。

  “像今天这样见不到被执行人的案子,占30%以上。下一步,我院将持续发布决战‘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信息,向社会各界传达东丽区法院坚决打击拒执犯罪,深入开展反规避、反抗拒执行的决心,努力实现‘惩处一个、震慑一批、教育一片’的效果。”该院执行局负责人说。

  案例一:胡某拒不执行判决案

  东丽区法院于2011年12月20日,判决被告人胡某给付张某租金及违约金合计人民币2860088.97元。被告人胡某对判决未提起上诉,也未履行生效判决书确定的义务。

  2012年5月6日,张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依法向被告人胡某送达了执行通知书,但被告人胡某仍拒不履行法律义务,并且在执行期间将其名下位于本市河东区程林庄路一处房屋予以变卖,所得房款78万元转移至他人账户内,继续对抗法院执行。

  2017年9月18日,东丽区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胡某犯拒不执行判决罪,向东丽区法院提起公诉。在法院审理此案过程中,被告人胡某与申请执行人张某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按协议部分履行。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胡某无视国家法律,为逃避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擅自处分财产,并将所得款项予以转移,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依法应予以惩处。鉴于被告人胡某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且与申请执行人达成和解协议,得到对方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最终,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被告人胡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典型意义

  对此类严重违背社会公平正义的恶意逃避执行的行为,必须利用法律赋予的刑事制裁手段予以严厉打击,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彰显法律的威慑力,维护司法权威。

  案例二:闫某拒不执行判决案

  在涉及被告人闫某与申请执行人崔某的一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中,东丽区法院于2015年2月10日判决被告人闫某向崔某支付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失费等各项费用总计人民币287902元。

  判决生效后,崔某于2015年3月25日向东丽区法院申请执行,经过一系列执行工作,被告人在有条件履行的情况下,尚有36519元拒不履行。

  2017年9月18日,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闫某犯拒不执行判决罪,向东丽区法院提起公诉。此案在侦查阶段和移送审查阶段,被告人分两次将上述给付义务全部履行完毕。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闫某对剩余的赔偿款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依法应予以惩处。鉴于被告人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并且已经履行了全部给付义务,可从轻处罚。最终以拒不执行判决罪,对被告人闫某判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典型意义

  该案为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义务的被执行人上了一堂生动的警示课,告诫他们切莫“既交钱又受罚”,积极履行义务才是对自身最好的保护。

  案例三:袁某拒不执行判决案

  被告人袁某系天津某冶金材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因债务纠纷,2012年3月9日,东丽区法院判决该公司给付原告张某借款人民币739773元;2012年3月12日判决该公司给付原告刘某、袁某货款及利息共计人民币2534600元。上述两份判决书确定应付款项共计为327万余元,判决后各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

  2012年4月9日,刘某、袁某向东丽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依法向被告下达执行通知书。经过调查发现,被告人袁某还款人民币160万元期间,分两次将公司货款330万元转移至他人账户内,拒不履行剩余付款义务。

  执行阶段,法院曾对被告人袁某拒不履行的行为采取过司法拘留措施,但在解除拘留措施后被告人潜逃,被公安机关列为网上逃犯。

  2016年3月8日,被告人袁某到公安机关投案。2016年8月18日,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袁某犯拒不执行判决罪,向法院提起公诉。直至审理阶段,被告人始终未履行剩余的付款义务。

  最终,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被告人袁某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

  ■典型意义

  在当前抗拒逃避执行现象多发、执行难问题依然突出的背景下,法院依法打击拒执行为显得尤为必要。通过该案的审理和判决,进一步维护了司法秩序,促进了“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的深入开展。



稿源: 天津政法报   编辑: 范艺瀛
版权所有: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员会 天津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
津ICP备13002710号   技术支持:新浪网